苏州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著名私家侦探重回现场 无意间发现关键破案线索

著名私家侦探重回现场 无意间发现关键破案线索

来源: 苏州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11-27 22:50
犯罪现场示意图  在349好房间内的穆勒网床尾方向开枪,子弹射穿了墙壁后击中了当时正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格雷格。没过多久,格雷格从床上站起来,在往房间门口走去的途中,跌倒在地身亡。  晚报制图 邬思蓓  □黄燕芳 国际周刊专稿  整整齐齐的犯罪现场、体表毫无伤痕的尸体,胸腹腔内大量血液、多个器官出现裂伤,找不到犯罪嫌疑人、想不出任何犯罪动机……2010年9月,得克萨斯州博蒙特MCM爱莱格特酒店348号房间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警方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不停地在寻找线索,询问相关人员,却始终找不到任何头绪。  佛罗里达州着名私家侦探肯·布伦南应死者家属请求加入了调查。他到犯罪现场观察一番后,立刻就推论出了死者初步死亡时间,为警方解开了第一个谜团。现在,他要求再次盘问曾住在隔壁349号房间的酒店住客。他能问出些什么吗?这个已经悬了两年多的疑案能在布伦南手上得到解决吗?  进展  房间中间的墙上发现弹孔  2011年5月下旬,在家中反复观看酒店监控录像无果后,加州名侦探肯·布伦南再次来到博蒙特。当地警探阿普尔找到了几名当时那批电工的同事,他们都尚未接受过问询。 7个月前,电工们已经结束了在这里的工作。尽管这次问话又没有问出些什么,但布伦南对这个结果还是满意的。因为倒推回去,如果那些电工对格雷格·弗莱尼肯的死因真的知道些什么,那流言早就传开了。  唯一吸引了布伦南注意的话来自工头艾伦·布尔克,他说,他曾听说过房间里有枪支走火之类的事。但是当场,阿普尔探长对他的话进行了更正:“不,你说的那是另一个案子,我们现在在问的是一个住客在酒店被殴打致死。 ”  从布尔克家中返回的路上,布伦南突然提出,要再次回MCM爱莱格特酒店查看现场。阿普尔很不解,他们已经里里外外把348号房间查了好几趟,为什么还要再查看?还能找到些什么?布伦南告诉他:“一颗子弹。我们要回去找一颗子弹。 ”  在348号房间,阿普尔和布伦南跪在地上,用双手检查了所有的家具、地板、地毯,但是一无所获。布伦南很沮丧,当他正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在通往349号房间的门边有一处经过修补的凹陷。 348号与349号房间中间有一扇门,乍一看,这个凹陷是因为大力开门时球形门把手在墙面上撞击而形成的。布伦南找来酒店经理,用钥匙打开了这扇门,果然不出所料,门把手撞在墙面上的位置与这个凹陷并不十分吻合,凹陷稍稍偏左一点。  “我要去另一边看看。 ”布伦南提出建议。在保安的陪同下,布伦南与阿普尔进入了349号房间。墙壁上的发现令他们欣喜万分。 349号房间这侧,墙壁上的小洞里被涂上了一种粉红的物质,后来被证实为牙膏。布伦南发现,洞的高度与自己臀部的位置差不多,然后他走回348号房间,再次端详那处凹陷:349号房间那头,洞略小,是它进入的口;而348号房间这头,洞口略大,明显是子弹射出的口。  博蒙特的罪案现场调查员赶来,小心地测量了两侧的洞口,并且在房内架起了镭射仪器,将激光射过墙上的小洞。模拟出的弹道从349号房间直射到348号房间内格雷格在床上坐的位置。布伦南看到弹道后说:“原来这个家伙是被枪射中了。 ”  法医承认死者曾遭枪击  但是,布朗医生对这个最新的结论完全不能接受。  刚见到布伦南的时候,布朗医生问:“你们抓到那个打死人的凶手了吗? ”布伦南回答说:“还没有。 ”随后,他开始向布朗说起在酒店房间里的最新发现,以及弹道模拟的结果。  “你们是在告诉我,MCM爱莱格特酒店348号房间那名死者是死于枪击?不,我告诉你,他没有被枪击中。 ”布朗医生拒绝相信布伦南的话。  在验尸台上,布朗医生对格雷格的尸体从头查到脚,还切开胸腹腔,检查了每一个器官。根据他多年来的经验,他判断格雷格并非“自然猝死”而是遭受毒打而亡。现在,有人来告诉他,经过他仔细、专业检查得出的结论竟然是错的,他竟然错漏了一处致命的枪伤?  布伦南解释,在酒店房间模拟的弹道虽然可以清晰解答格雷格的死因,确定无疑是被枪击中而死的。但是,若想将凶手绳之以法,他们还是需要医生重新出具一份验尸报告。如果验尸报告中完全没有提及枪伤的话,警方就无法在法庭上控告嫌疑人枪杀了格雷格。  好吧,如果布伦南的话属实,那将意味着布朗医生需要开棺验尸,而开棺验尸一向是件麻烦、费钱的事。更何况,这个案子的死者格雷格早就已经被火花了,现在只剩骨灰,就算他被枪击、子弹留在体内,焚化炉的高温也早就已经熔化了一切金属,所以开棺也查不到什么。  “医生,请相信我,把你当时验尸里存档的照片拿出来,我们再一起仔细地看看,万一能找出点什么线索来。 ”布伦南要求说。布朗医生最终还是同意了重新检视照片。  在反复检视后,布伦南指着其中一张问道:“医生,这里是什么? ”  “这是肝。 ”  “那这里呢? ”  “是肠。 ”  当然,布伦南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子弹进入了格雷格的阴囊,然后射穿了他。由于阴囊的皮肤柔软且多皱褶,子弹射入的伤口被包裹了起来,因此尸检时十分不明显。而死者体内严重的内伤则显示了子弹最后的轨迹。  布伦南问:“医生,这些内脏上的伤是否也可能由子弹造成呢? ”  “对,有可能,但这里的伤都是受到殴打造成的。 ”  检查到心脏的照片时,布伦南叫起来:“医生,这里有个弹孔! ”布朗医生还是坚持己见:“有时候,被踢或者被重物压了也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天啊,医生,这真的是个子弹孔! ”  布朗医生又仔细看了看照片:“是的,你没错,这是个弹孔。天啊,媒体会杀了我的。 ”  锁定  “现在,你签了名,你有麻烦了”  接到警察电话时,提姆·斯坦梅茨吓了一跳。他在博蒙特的工作结束后,他就离开了那个酒店。事隔7个月,两名警察竟然千里迢迢从博蒙特赶到威斯康星州,盘问他有关348号房间死者的信息。  幸好,在接到警方电话后、赶到他家前,斯坦梅茨先打了电话给穆勒。两人在电话互相对了口供,保证在警察面前会说一样的话。  在奇普瓦警察局,斯坦梅茨见到了布伦南和阿普尔。开场白非常官方化,感谢斯坦梅茨的协助,并且向他保证,这只是一次例行问询。一整个晚上,斯坦梅茨被问了很多问题,他都仔细认真地回答了,只除了“枪”的部分没有说。幸好,这两个警察也没太逼问,态度一直很友善。  “你听说了吗?住在你隔壁的那个家伙死了。 ”布伦南假装不经意地问起。  “啊,听说了,但我们完全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在隔壁什么也没有听见,这可真是奇怪。 ”斯坦梅茨回答说。  布伦南和阿普尔认真记录下斯坦梅茨的话。但斯坦梅茨颇为不解:“你们俩这么大老远地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  布伦南要求斯坦梅茨阅读一遍所做的记录,看看其中是否有错误。斯坦梅茨改动了其中几个词语,比如将“学徒工”改成“熟练工”。等他改完、签名,布伦南还叫来了当地的警察做公证。  所以,当斯坦梅茨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不错:“没事了吧? ”布伦南叫住了他:“请等一下。 ”他的语调完全变了,不再友善,十分严厉。 “直到你签下名字前,确实没什么事。但现在,你签了名,你就有麻烦了。 ”  斯坦梅茨只好又坐下来。布伦南继续问话:“现在,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们已经全都知道了,你将会和他一起进监狱。你想和朗斯一起进监狱吗? ”  斯坦梅茨反问:“我为什么进监狱?为什么会跟朗斯一起进监狱? ”  “因为你刚刚做了假口供,这就是为什么! ”布伦南的语气非常严厉。  阿普尔紧接着说:“提姆,我们知道酒店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什么都知道了。我猜想,你正在试图保护你的朋友。但是,你一定不愿意将你的家人也牵扯进这桩案子吧?那不值得的,不值得。 ”  布伦南说:“所以,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 ”  根据斯坦梅茨的供述,结合帕萨诺的交代,现在,布伦南和阿普尔大致拼出了事情的始末。  巧妙攻心术套出真话  2010年9月15日那天晚上,穆勒、斯坦梅茨和帕萨诺三人在349号房间里喝啤酒。穆勒让帕萨诺去停车场从他的车里再拿一些威士忌回来,顺便把他藏在车里的手枪也带上来。帕萨诺回来后,穆勒从他手中接过手枪,不顾同伴的警告,开始耍弄起来,还把枪口对准了斯坦梅茨。斯坦梅茨吓得跌倒在地,不停地咒骂。然后,穆勒调转枪头,对准床尾方向,开了一枪。有那么一瞬间,帕萨诺以为自己中枪了,但他回过头只看见墙壁上有个洞。穆勒自己也吓傻了,很快收起了枪,重新放回了车中。穆勒从停车场回到房间时,帕萨诺已经回了他自己的房间,他就和斯坦梅茨一起下楼去了酒吧。  斯坦梅茨告诉布伦南,他并不清楚348号房间是否有人住,直到那天晚上他们从酒吧回来后,已经是午夜了,他们听到隔壁房间传出了咳嗽声。  第二份口供显然已经是毫无隐瞒了,斯坦梅茨交代了一切他所知道的事。当第二天,他看到警察从348号房间推出一张轮床 (医院中推送病人用的)时,他还很困惑。斯坦梅茨告诉布伦南:“我本来以为,那一枪已经杀了隔壁的家伙。 ”  现在,这份口供唯一还有疑点的就是斯坦梅茨在午夜听到的咳嗽声,与警方和侦探现有的推理不符。如果这声咳嗽真实无误,那就意味着,格雷格的死亡时间比目前推算的还要晚很多,在被射伤后,他还存活了相当长的时间。但这也不能改变格雷格的死因。斯坦梅茨的话也可能有误。鉴于当时他已经喝了很多酒,所以他后来所记得的咳嗽声很可能是前一天的,而非案发当夜。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穆勒开枪后,他们没有一人去348号房间敲下门,关心一下住在隔壁的人。  凶手在电话里长久沉默  在斯坦梅茨交代完后,警方还需要他再做一件事——给朗斯·穆勒打电话。拨通电话后,阿普尔和布伦南在旁边记录他们的对话。  斯坦梅茨:“嗨,朗斯,你最近好吗? ”  穆勒:“一般般吧。 ”  斯坦梅茨:“我刚从那边回来。 ”  穆勒:“哦?现在怎么样了? ”  斯坦梅茨:“我把所有的事都跟他们说了。你知道的,发生的每一件事,还有我们说好的那个故事。 ”  穆勒:“什么故事? ”  斯坦梅茨:“就是你和我说定的那个故事啊,半夜回来听到隔壁的咳嗽声之类的。 ”  穆勒:“对,没错。 ”  斯坦梅茨:“呃……嗯……”他开始有点吞吞吐吐,“我记得,你的律师说过,一切都会没事的,对吧?可是,当我正准备走的时候,他们却叫我说出真相。他们说,他们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们还说了,如果我不说出真相,我就有大麻烦了。所以,你知道的,我就把什么都说了,我把真实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们了。 ”  电话那头一声不吭,只是长久地沉默。稍后,穆勒开口问:“你把我开枪射中墙的事情也说了? ”  斯坦梅茨:“嗯,说了。 ”  穆勒:“警察怎么说? ”  斯坦梅茨:“没说什么。我现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打算来逮捕你或者特伦特。天啊,他们到底要怎么样,我其实一点都没数。 ”  穆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始狂吼:“提姆,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什么叫做‘他们知道了一切’?在你说话之前,他们讲到任何跟枪有关的话了吗?  斯坦梅茨:“你最好马上打电话给阿普尔探长,他们可能已经来抓你的路上了。你知道吗,隔壁的那个家伙是死于枪击。 ”  穆勒不能相信这点。他在电话里不停地跟斯坦梅茨说,他的律师曾拿到过尸检报告,跟他保证过,死因并非枪伤;而且新闻上也反复播出过这个案子。  “这没道理!如果尸体上有枪伤的话,尸检报告里为何只字不提?新闻里为何只字不提?一开始的时候说那家伙是死于心脏病,后来又说他是被重物压死的。这完全没道理啊!那家伙不可能是被枪杀的啊! ”穆勒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近乎歇斯底里。  稍后,布伦南接到了穆勒打来的电话。从电话里听起来,穆勒已经喝醉了,有点语无伦次地想为自己开脱。布伦南不愿和他多讲些什么,只说:“你醉了。我建议你还是打给你律师吧! ”  结案  被判过失杀人罪入狱十年  2012年10月29日,格雷格去世两年又一个半月后,博蒙特法院终于将做出宣判。那天,苏西、迈克和弗莱尼肯家的一些亲戚都来了,被告人朗斯·穆勒的亲朋好友也来了,当然,还有加州名侦探肯·布伦南。法庭宣判穆勒过失杀人罪成立,刑期十年,不得上诉。  布伦南回忆,法官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以为法院会放穆勒一马。法官的开场白是这样的:“这整场悲剧可以被看做一次可怕的意外事故。 ”布伦南听到这句话时,还以为法官会给穆勒只判一年。但是,法官紧接着开始细数,被告人在整个案件中数度不作为,才导致了最终的局面。  首先是醉后玩枪,穆勒对这一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刑事责任。就算没有直接立刻让被害人死去,至少对他的死亡产生了重要推进作用。就算死者确实心脏病发,也是因为射入身体的子弹对心脏造成了伤害,才引发了疾病。  其次是第一份尸检报告出来后,穆勒马上接受了死者是“被重物压死”这样的结论,不去计较这个结论有多么难以置信。  再次,穆勒显然很在意自己开的那一枪,因此用牙膏把墙壁上的枪眼堵上,试图蒙混过关。事发后,他把枪藏在车子里,随后又转藏到朋友手中。在他结束工作离开得克萨斯州之前,穆勒还找了名律师,命其妥善保管这把枪。  除了上面三个错误,穆勒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尽早到警局去说明情况。在阿普尔和布伦南解决这个案子之前,他有八个月的时间,但他始终没有到警局去。如果他这样做了,很可能就不会被判过失杀人罪。事实证明,从一开始,穆勒就在赌,赌警察不会发现墙上的小洞,赌法医永远不会将死因往遭到枪击这个方面去想。  虽然穆勒在法庭上的道歉十分诚恳,但这样的道歉为时已晚,逝者已逝,再也回不来了。  检控官曾考虑原谅凶手  其实,这次开庭宣判并不容易。在开庭前,布伦南还遇到了很多阻碍和麻烦。  当地的律师协会不愿意对穆勒控诉以重罪,或者想法让他可以上诉。阿普尔探长与得克萨斯州地检署调查员鲍尔·诺越拉还专门开会讨论,布伦南也参加了。诺越拉称,在得克萨斯州,因为意外枪击而被控告的案子并不常见,陪审团和法官肯定能理解他们的。说实话,“意外死亡”这个概念在得克萨斯州的刑事习惯法中还处于灰色地带,大家往往都将其看做一种麻烦,而不是精彩。  布伦南对这样的论调愤愤不平。在一次与地检署助理的会谈中,他设法带去了被害人格雷格·弗莱尼肯的遗孀苏西。地检署助理透露,穆勒涉事的那把枪仍锁在其律师的保险箱中,而该律师一直在想办法翻转整个调查。布伦南建议尽快申请搜查令,“赶紧把枪拿回来!那可是一桩刑事案件的重要证据! ”  布伦南记得,他当时非常激愤地说了下列话:  “对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案件受害人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能让凶手有上诉的机会。那根本就不是意外!什么叫意外?意外是指某人走进房间,突然枪失控走火,射中了那人。而现在是什么情况?有人带了一把根本就不应该带的枪,喝醉了酒以后竟然还拿出来玩耍,瞄准了自己的同伴,差点杀了自己的朋友。对了,他确实杀了人,杀了隔壁房间的人!这可是一间住满了人的酒店,他自己心知肚明,这样随便开枪肯定会造成恶果。但他甚至连去隔壁房间敲下门、问一下别人有没有受伤都不肯!而当事情发生后,他的反应竟然是去酒吧再多喝点酒!就算他那天晚上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当他看到尸体被搬出房间的时候,他总该意识到自己杀了人啊!但他却跑去找了个律师,把自己杀了人的那把枪锁进保险柜里!那个律师也只字不提!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就叫谋杀!如果你们现在在考虑原谅这个杀人凶手,请你们三思,再好好考虑考虑! ”  布伦南的愤怒简直溢满了房间。  开庭审判那天,苏西有机会面对面地与穆勒对话。  “我等了两年,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我终于能直接面对面地看着你,跟你说话。你杀了他,你杀了我的丈夫!不,尽管你并不是有意要杀他,但你确确实实杀了他!你所说的每一个谎言,你所想的每一个自私的念头,都在不断重复着掩盖上一个谎言!你明明在第二天看到了他的尸体被搬出房间,你那时就知道你杀了他!对你来说,别人的一条命什么都不是。 ”  当法官宣读审判结果时,苏西盯着穆勒的脸。在穆勒脸上,苏西看到了惊吓,她想着,“那很好,原来你也会受惊。 ”她穿过法庭,强抑住自己的心情,对穆勒说:“今天,你罪有应得。我原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把所有余生的时间用来追捕你。今天我终于抓到你了,杀害我丈夫格雷格的凶手。你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058   什么是商标专用权?------------ 私家侦探解答:商标权就是商标专用权,商标专用权是指注册商标的所有人在核准的商品或者服务项目上使用其注册商标的权利,以及禁止其他人未经许可擅自在与核准商品或者服务项目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或者服务项目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类似商标的权利。我国商标法规定“经商标局核准注册的商标为注册商标,商标注册人享有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所以,侵犯商标专用权必然包括侵犯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除此之外,侵害驰名商标的使用权也应当承担侵权责任。059   侵害商标专用权应具备哪些要件?------------ 私家侦探解答:侵害商标专用权应当具备以下要件:1.存在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客观事实。侵权人实施侵害他人所有的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致使被侵权人合法的注册商标权益受到损害的客观事实。2.违反商标保护法律的行为。这是构成商标侵权赔偿责任的必要条件。这种违法行为只能是作为形式,不作为不能构成商标侵权行为。3.商标违法行为与商标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4.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行为人在实施违反商标法律的行为时,对行为后果所持的故意或者过失的心理状态。

作者:苏州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苏州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suz.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